鱼儿怡莲

我家相国/丞相去哪儿了(3)

谁更忘恩负义(2)

韩信听了刘季的辩白,马上跳了起来,“先别扯三拽四的,先说说自己吧,自己一屁股屎没擦,还扯别人!”
刘季也不示弱,拿出来彭城外“分我一杯羹”的无所谓相:“千古帝王心术,寡人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作为曾是大秦帝国的基层公务员-----沛县泗水亭长,我当然得先从我大秦先君身上学啊,是不,惠文先王,昭襄先王!后人说寡人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可是两位先王狡兔还没死,飞鸟远远没尽,就干下了烹狗藏弓之事,岂不是更卑鄙无耻,寡人可是不敢比肩还承蒙教诲啊!”

被点到名的惠文昭襄父子俩都一缩脖子,脸一阵红一阵白,感觉到来自四面八方鄙夷冷飕飕的眼刀,若有实质,早就千刀万剐了。

惠文抬头偷偷瞟了一眼首席,商君不带一丝情绪的眼波玩味的扫描着他,嘴角微翘,带着些微不屑。公父半搂着商君肩膀,用那一半浸着冰一半燃着火的目光牢牢锁住他,让他无以遁形。在满院子敌意中只能下意识去找张仪,摸索着去拉张仪的手,张仪环顾了一圈,衣袖下悄悄握住伸过来的手,同样的汗湿冰冷。嘴里却小声嘀咕:“您对臣虽然没得说,但就这件事儿说,臣觉得确实王上错了!”
“相国,你也说寡人错了!”
“这件事上,臣确实认为您错了。王上,看今天的情形,我只是一个玩嘴皮子的,这群如狼似虎拿刀动杖的,我可能对付不了啊!”
“那怎么办啊?”
“臣也没办法啦!臣只能在物质上支持您了,如被打伤了,臣去采药,被打残了,臣照顾您……”
“相国……”惠文这里涕泪齐流疯疯癫癫丑态百出,其他人冷眼旁观。
这边在嘀嘀咕咕。


那边,武安君神色淡然波澜不惊一言不发地抄起俩羊腿,隔着桌子扔给穰侯一个,另一个举到嘴边,狠狠地咬下去,五分熟的羊腿,一口撕下来,连血带肉的沾得满嘴满脸。一直瞅着他的昭襄王一哆嗦,打了个冷战,应侯赶紧递过来一杯甜酒,“王上,喝口酒,暖暖!”边说边站起来给昭襄王捶肩拍背。

全场鸦雀无声,气氛沉闷,一扫刚才的欢乐气氛,大气都不敢喘。臣子们纷纷心内喊好,以前你们是君,君要臣死臣不得的不死,今天不一样了,是非曲直可以一辩,终于有机会一吐胸中积郁了!
不提大家的小心思。但说上首的商君孝公晁御史张御史将所有人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始皇陛下冷冷地扫了自己高祖一眼,一脸鄙夷。李斯轻轻抚开始皇陛下握紧的拳。一时间没一人打破寂静。

“这有何难,今日高朋满座,不乏执掌律令条文之耿介忠正之士,且起一公堂,当众一辩,众人可做评判!”声如洪钟,由外传来。
众人齐齐闪目观看,见景监与车英在前引导这一拨人进来,子岸与王轼在后陪着另一拨,众人面面相觑,心说这是怎么话说的,今日这场热闹是越闹越大了。

商君一见前面的人,赶紧抢步起身,来到为首的老者面前,一躬到地,“老师,您怎么来了,学生迎接来迟,望老师恕罪。”众人恍然,原来当先景监陪着的,白须银髯,气度儒雅恢宏之人即大魏王驾下老丞相公叔痤。
老公叔伸手相搀,拉着卫鞅手左看右看,“鞅啊,自从那年天人别过,我可是一直替你捏着一把汗啊”,瞅了一眼商君旁边亦步亦趋的孝公,“点头赞叹,有幸得遇此君真心重你护你,老夫甚慰啊!”

嬴渠梁急忙躬身行礼,“先谢过老丞相对我商君一片舐犊之情。再向老丞相请罪,渠梁没护好他,抛下他一个在虎狼窝里,身首异处,死无全尸,还要被人泼脏水……”语音哽咽,泪珠滚滚而下,孝公说不下去了。老公叔放开卫鞅一只手,伸手相搀,“秦公,不必自责,本不是你错,你全心全意待他护他,老夫自知,你并未负他,世事自有公断,切不可把罪责揽在自己身上。鞅不得你悉心照护,早被虎狼吃了!”

卫鞅抬起未被老丞相拉着的手,用衣袖擦着孝公脸上的泪,温言劝道,“这都过去多久的事儿了,鞅都不在意了,你还执拗。难得老师光临,快别惹老师伤心了!”这边孝公在商君温言劝慰下慢慢平静。那边惠文王四外撒摸,内心也许在想不拘有个老鼠洞能藏起来也好。
刚刚一嗓子惊动众人的是老丞相身旁一外表和蔼内带冷肃的红衣长者,高声,“鞅,故人相见,不速之客,多有唐突,可欢迎。”如洪钟声再起。

众人心下纳罕,这是谁,敢在这高言阔论,看商君神情带着恭敬与亲近,不像见怪的样子。不提众人所想,这时红衣老者身边跟着的面容英俊但冷峻的黑衣年轻人跨步上前,一拳捶向商君肩头,“鞅兄,多年不见,事实证明,你赢了!”卫鞅一笑,“申兄,是非成败,转头皆空,何必计较当日戏言,我三人有幸再见,请,请上座。”

转身向众人介绍:一指红衣老者,这位慎道先生;一指黑衣青年,这位申不害先生;这位,看着另一位也是一身黑衣,面容肃杀眼角上挑一脸的鄙视众生相的年轻人,不知怎么介绍了,申不害插嘴,“这位是法家后学,集大成者韩非先生!”哦,这就是韩非,卫鞅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露出赞许,韩非上前施礼,“法家后学韩非,见过商君!”卫鞅伸手虚扶。
景监让着这一众人坐到商君那席,李斯有些赧然地与韩非招呼了一下。晁御史张御史起身行礼让座。
接着子岸王轼将嘉宾介绍给众人,引起了一种唏嘘。


预知何人到访,请看下回。

@三月雨 @莲海 @NiKlAs @柴郡猫 @顾墨卿 

评论(1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