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儿怡莲

夏日语冰----冰之趣

烈日当空,像下了火。

秦公走进凉爽的书房,顿觉神清气爽,案旁那一大盆冰,解了多少暑气。刚美了不到一刻,突然想到卫鞅此刻肯定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他一人来秦,一无领地,二无高爵,虽掌大权,但殚精竭虑一心为公,哪有功夫想这些安逸享受的法子,那些老士族老贵胄整天尸位素餐暗施阴谋却冬暖夏凉生活安逸,深感惭愧,自己这个国君屈待国士了。
“黑伯,黑伯!”急唤黑伯。
黑伯应声而至,“君上!”
“以后给左庶长府天天送冰!”特意强调了天天。
“君上,冰的数量有限,再加一人份,恐怕……”
“太后的不能减,这样,把我的那份送去。”
“可是……”
“有什么可是的,热不死我,快去吧!实在热的狠了,我去左庶长那凉快一会儿!”
黑伯应诺下去,临出门前转身那一眼盛满了欣慰笑意。


忙了一上午,满头大汗的回到府邸,外间属员们办公的大堂依旧闷热,却又与往日不同,隐隐的有丝冰凉气息若有若无的传来,卫鞅觉得一定是自己脑子热晕了,出了幻觉!
没看见景监,每天自己不在,他都在外间督促属员们,今日也许有事出去了。心里想着,也没询问,就向自己书房走去,推开门,一股清凉的风扑面而来,驱散了由内到外着了的火。
“怎么这么凉快?”脱口问出心中疑惑,也没指望获得回答。
“你猜猜?”一个声音接到。
吓了卫鞅一跳,一身鸡皮疙瘩,一点都不热了!
“景监,你藏我书房里做什么,吓我一跳!”
“来,来”景监没理会上司略带责备的眼神,“看看这是什么!”把卫鞅拉到案旁。
一大块冰卧在盆里,散发着丝丝白汽,白烟袅袅上升,一点一点驱散了暑热,好凉快。原来那丝凉气来源在这儿。
“好小子,在哪儿弄来这个好东西,真有你的!”顺手捶在景监肩头,理所当然地认为是景监的功劳。
“我可不敢贪这大功!”景监拉长语调,意味深长。
心思电转,马上明白是谁的杰作了。眼中笑意要盛不住溢出来了!景监闭了闭眼,不忍直视,想要逃离,又舍不得这一屋子的凉爽。“好吧,我忍了!”景监心说,“独受虐,不如众受虐,不行,一会儿一定拉车英进来,虽受点虐,但真爽快呀!”

于是,景监这一天都处于内心咆哮状态中,谁受的了一本正经的左庶长跟个初恋毛头小子一样幼稚:
写一会,停下来,望着那盆冰,笑!
看一会,站起来,手抚上冰块,不知想到了啥,发一会儿呆!
抓起桌案上有切割成小块,放在盘中,供食用的冰块丢到嘴里,含一会儿,在嘴里咕噜来咕噜去。
……

卫鞅这一天感觉非常凉爽,身心愉快!
盆里的冰渐渐完全化成了水,嘴里的冰块也化作甘露沁入心田!心也慢慢融化,突然意识到,人真的很神奇:
有的地方,当你爱着的时候,就会很软;不爱的时候,就会很硬!
有的地方,当你爱着的时候,却会很硬;不爱的时候,却会很软!

@三月雨 @顾墨卿 @发条橙的春天 @莲海 @NiKlAs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