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儿怡莲

小别重逢续----(休沐)

闹了一夜,相互枕藉而卧,不知东方之既白。
再睁眼,已日上三竿。
许是有他在身边睡得格外踏实吧。两个月来第一次睡这么沉。

卫鞅睁开眼睛,迷迷朦朦,躲避刺眼的日光,揉揉眼睛,抬抬胳膊,好酸麻,好累!努力回想好像昨夜做了一夜春梦,这多误事,好多公务还等着自己去处理呢,快点完成好能早点回去。翻身掀被欲起,没翻动,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不对,再揉揉眼,努力眨了几眨,不对,虽简约但厚重大气的陈设,古朴稳重的桌案,靠墙角的书简架子,墙上挂的那柄秦公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君上的书房,不是自己的行辕。

再看向榻上,导致自己没起来的罪魁祸首,八爪鱼一样,两手牢牢地搂住自己的腰,头贴在自己左腋,左腿压在自己双腿,右腿穿过自己双腿两脚相勾,竟做了个牢牢将自己锁住的姿势……
卫鞅一阵无语,又意识到什么猛然坐起,这下用的劲力够大,成功挣脱出来,坐了起来,又猛然顿住,自己身上光溜溜的一丝不挂!望着自己身上深深浅浅精彩纷呈的红红紫紫,揉了一把酸疼的腰,怒视着眼前人,真想一脚把这个人踹下榻。

被太大的动作惊醒的国君,抬眼看向自己的心上人,光溜溜的一丝不挂,满身自己留下的印记,瞪视自己,嗔视有情,不由心动意动,一股热流直冲下腹,不安分的地方立马蠢蠢欲动,紧贴的身体马上让卫鞅意识到了他的意图,手伸到被子下面,不意外地他的君上也是光溜溜,顺着结实的肩背抚摸下滑时不时地划着圈,在他家君上惬意地享受他的主动时,后腰被狠狠掐了一把。
“哎吆”疼得呲牙咧嘴,却眉开眼笑死皮赖脸地凑上来亲了一口,小声嘟囔,“你说你一大清早的,光溜溜啥也没穿,含情脉脉的瞅着我,谁能忍住,再说我要是没一点反应,还是不是男人啊!”
“谁含情脉脉啊,老子那是怒目,怒目,怒目!”卫鞅心里咆哮。心里虽恼但理智还在,推一把腻上来的人,“快起来,一会儿要是有内侍朝臣来觐见怎么办!”
“不会来人,今儿休沐。”
“休沐?不是今天吧?我怎么不知道,应该是……”
“别想了,我昨天刚定的”,一把扑倒处于迷蒙中的左庶长,“为了让你好好歇歇,给你特批的休沐。”
看着这一脸理直气壮的人,卫鞅疑惑,“你真是为我特批,那你怎么不去上朝?”
“你休沐,我上朝,谁陪你啊?”
“哼,就知道你以公肥私”卫鞅腹诽。
眼看日头当头,快正午了。再腻歪,今儿不用起了,那真是昏君佞臣,从此君王不早朝了。

抓过外袍随意披上,简单整理下仪容,头发随意一挽,用发带一束。吃了两口侍者放到外间的饭食,卫鞅准备告辞回府。
“等等”一把拉住转身欲走的人的手,“我带你去个地方。”
被国君携着手穿宅过院,一路遇到不少侍者,都低头行礼,眼观鼻鼻观心,对二人携手共行习以为常见惯不怪了。
来到国君府邸西侧,一墙之隔便是左庶长府,距离虽近,但常日家免不了穿庭过院的浪费时日。
到得一处,嬴渠梁止步,“左庶长,推推试试”。卫鞅惊讶地看到原来完整的一面墙上开了个角门,门与周围墙面颜色图案都一致,不注意根本看不出来,轻触门上暗环,小门悄无声息而开,卫鞅睁大了眼睛,缓缓开启的角门的另一端是自己府中后园。
嬴渠梁依然拉着卫鞅的手,引领他来到一去处,在自己的后院里,却不由大吃一惊。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