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儿怡莲

小别重逢续2

@三月雨 好吧,应你之邀,赠一续。下一节就该是明晨了!
~~~~~~~~~~~~~~~~~~~

有时候可以谈个三天三夜不眠不休不吃饭,有时候却又夜半起来偷嘴,怎么着都是情趣罢。

话说,卫鞅吃饱喝足,躺倒在榻上。嬴渠梁紧跟着贴着他后背躺下顺手搂过来箍在怀里,头埋在他散乱的发间轻轻蹭蹭,拨开发丝,咬住圆润的耳垂轻舔吸吮,引起卫鞅一阵战栗漏出轻哼。

环在前面的手也没闲着,像若有若无的清风从敏感的胸口到平坦的小腹到茂密的丛林周而复始地拂过,却一直避开那又复苏待抚慰之处。绕过丛林,顺着山坡攀缘到幽谷秘涧,那里温润潮湿,确是桃源仙境。启指扣门,因是旧相识,没得阻拦,便得以入内,虽则熟地常来,但每次都能得到新的意趣。

因主人的热情,总是宾主尽欢!只是夤夜客来,怎可无酒。

嬴渠梁似不经意间扫过案上酒盏,残酒浸润手指,佯狂似醉再度扣门。一股先清凉后热辣的奇异感觉滕然升起,前面的身躯难耐得蠕动了一下。

“你,干什么?”
“一醉方休!”
“夜已醉人何需酒!”
“明月,清风,心上人,怎可无酒!”
“啊,你,快点!”

得了神谕般,扶了尘柄,破门而入!

一时间,山潮涌动,盈满山谷。

许是多日不见,许是烈酒助兴,山谷幽径:似浅还深,似宽还窄。

只闹到斜月西垂,东方渐白。


@三月雨 @莲海 @NiKlAs @柴郡猫 @顾墨卿 


评论(1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