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儿怡莲

小别重逢续


小别后俩人一通折腾后。
~~~~~~~~~

听到卫鞅喊饿。
嬴渠梁偷偷溜到伙房生火热羊肉——他的左庶长大人最爱的食物!还细心地拌了份苦菜,倒了壶清酒!
一边等着,一边还得左右张望,生怕惊动了人。这要让人看见国君夜半三更到伙房偷嘴,不知得引起什么风波。按照周礼,每顿饭食有规定的时间,这个时候来伙房,被人看见十足十的昏君帽子扣脑袋上了。
望着窜起舔着锅底的火舌,闻着羊肉升腾的香味,咂摸着嘴,回味着刚才的画面,口水差点没淌下来。终于一切准备齐备,找了个托盘,码好,端着,又溜回房间。
本以为,这人累得怕是睡着了吧!一进门看见亮亮的月光下,这人趴在榻上,睁着幽亮的一双眼睛盯着门口,看见自己进来,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眼又亮了几分。
看着他这副馋的不行的模样,嬴渠梁不由失笑,得到了奖励一样。
满意地欣赏着卫鞅狼吞虎咽地吃光了盘中肉菜,喝光了盏中汤,杯中酒。满意地舔着嘴唇,倒在榻上摸着鼓鼓肚子撑的起不来时,他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什么?”卫鞅不满。
用脚时不时地蹭着坐在榻边的嬴渠梁腰和背。
“吃饱啦?”
“吃饱了!”卫鞅抚着圆鼓鼓的肚子。
“不饿啦?”
“不饿了!”
“可是我还没吃饱呢!”抓住作乱的脚,扑上来。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