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儿怡莲

小别重逢


君上篇:

嬴渠梁有近两个月没有见到他的左庶长了,他出去巡视了。听说他这一两天就能回来,所以他一直待在书房里,他知道他回来一定第一时间来见自己,呃,汇报情况。

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没有侍官通报声,那一定是他了。嬴渠梁嘴角不由上挑,心有点砰砰跳。 

推门,心心念念的人站在了面前。

打量:瘦了,黑了。眼光对上他的瞬间如春冰融化。

两人一起微笑了。
君上,我回来了!
君上,给你看这些资料。
不急!
君上,给你看新绘舆图。
不急!
君上,这是新兵练兵成果。
不急!
君上,……
不急!
终于察觉出不对来,君上,你急什么?
我急……
一句话未完,卫鞅觉得天旋地转就被压在了榻上。

 你说我急什么? 

埋首凑到他颈间轻嗅,一股皂角香扑鼻。 

笑了。
左庶长,你比我急啊!沐浴完来的?

~~~~~~~~~~~~~~~~~~~~~~

左庶长篇:

卫鞅近两个月没见到他的君上了,这次出去巡视任务重,事情多,拖了这么长时间才回来。

刚回京,下属就告诉他君上的意旨:回来立刻去见君。

匆忙沐浴梳洗一番,洗去一路征尘。打马进宫,他知道君上一定会在书房等自己,呃,汇报工作。

每次他来都没必要通禀。急匆匆地走在宫中甬路上,就要见到他了,两个月不见,真想!

推开门。

打量:坐在案后,眉头微皱,略显沉闷。

看到他的一瞬间,搅乱了一池春水。

两人相视而笑。

君上,有急事找我。

左庶长,来看看咸阳新城图纸。

君上,没有更急的事?

来看看我给你府里新添的亭池。

没有更急的事?

对了,看我这急性子,来,先吃饭。

没有更急的事了?

来……

没有……

终于察觉出不对,抬眼望向他,他的眼中有火苗在蹿跳有两把小钩子牢牢地勾住了他。

于是,由不得他不急了!

一把拽过那个笑得勾人的,压在身下。打散头发埋首在发丝间,深吸了一口气。

身下人发出闷笑,你都等我两三天了,装什么正经。


评论(10)

热度(43)

  1. 荷花鱼儿怡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