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儿怡莲

BY:易五月:秦为什么灭亡?是因为秦的制度太过先进而广大人民群众跟不上节奏!

百度上

看到一篇不错的文章,转过来,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


关于秦为什么灭亡,说实话我既不赞同贾谊的《过秦论》也不同意杜牧的《阿房宫赋》,反倒隐隐觉得是因为秦国的制度太过先进而广大人民群众跟不上节奏所导致的,秦国的老秦人历经百年法制自然是能跟的上,可一个国家统领六个国家就有点吃力了。从一开始我们就带着暴秦的有色眼镜看待这个问题,从什么角度评价自然得到什么角度的结论,现在不妨以一个新的角度来重新认识秦国:

公元前356年(一说为前359年)在秦孝公支持下,商鞅在秦国实施一系列的改革史称“商鞅变法”秦国摆脱奴隶制开始向法治国家过渡,也为以后的强盛奠定了基础。秦国从公元前230年起,到灭齐时止,首尾10年,陆续兼并了六国,其实自商鞅变法以来山东六国就称秦为暴政,也就有了虎狼之国这么一个外号,而谈起秦朝灭亡人们常说“秦朝灭亡,苛法峻刑之恶果也。”可一个国家的法制文明程度越高,其法律条文就越是细密。

依我看,秦国灭亡根本不是什么“苛政”的原因,不然为什么这一百多年来秦国越来越强大呢?暴政之下人民应该反抗啊?国家应该灭亡啊?怎么反倒统一天下了,真是奇哉怪也。要我看就是六国人民跟不上秦国的先进制度,所以才推翻“暴政”的,如果秦不统一天下或许就不会灭亡,况且老说秦国苛政,苛政苛在什么地方了呢?有人说是陈胜吴广的延期当斩,是为苛政,我开始也觉得是苛政,但出土的秦简却显示迟到仅是罚款。只是罚款为何要说成是斩首呢?转念一想,如果陈胜吴广不说延期当斩,那农民还会起义吗?夜篝火,狐鸣呼曰:“大楚兴,陈胜王。”原来是为起义创造条件而用尽手段欺骗群众,原来群众的眼睛不是明亮的,而是盲目的。

可陈胜为什么要起义呢?结合当时的历史背景,也许他是六国的复辟势力也不一定啊?结果百度一查,陈胜(?-公元前208年),字涉,楚国阳城人。这样一想就释然了,只可惜他不是那三户之一,亡不了秦。

回过头来反观商鞅变法,当时国内也是诸多势力阻挠,称商鞅为酷吏,好以刑杀之为乐,就是因为这样商鞅得罪了许多人,最后被车裂了,所幸他的制度流传下来了,终于一百二十年后秦统一了天下,对比一下看,秦皇举国法制和商鞅不是很像吗?只是可惜秦帝国只存在了十五年就灭亡,商鞅变法若是只持续十五年,历史对商鞅的评价怕是也要变了。

同样的,若是秦帝国也存在了一百多年,那它又该是怎样的强大呢?说秦国暴政,那为何在秦国的暴政之下,秦国却是越来越强大最后一统六国呢?说秦皇暴君,可一统天下是仅仅依靠暴力就能完成的?

从商鞅变法开始,秦国自始至终的坚持法治,自嬴政登基以来,秦国不断的强化法治,那为何既赞扬商鞅变法又抨击秦国暴政?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说焚书坑儒毁坏了文明,那为什么今天仍有那么多前秦诸子散文呢?

然而不管怎么说,秦国毕竟只存在了十五年就亡了,但就是这短短的十五年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历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地位,书同文车同轨统一度量衡,软件上留下了一套沿用了两千多年的系统,百代行秦制,硬件上就不必提了,万里长城,郑国渠,灵渠,秦直道……一系列造福后人的工程。

若是秦能存在一百多年,那必然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国家,人说秦国暴政百姓疾苦,可哪个国家战后不疾苦?何况是七个国家的战后统一修建,自然是苦上加苦,苦尽才会甘来,宏观设想一下,苦了几代人之后,万里长城抵御外侵,那发达的交通网使人民交通便捷,纵横交错的水利工程不再靠天吃饭,有人说,大造宫殿是劳民伤财,可是谁有曾想过,不大造宫殿那六国的贵族何处安放?安置不妥便会给复辟势力以借口造反,全部杀掉也不是良策,那就只好建个阿房宫了。

“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来于秦;朝歌夜弦,为秦宫人。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辘辘远听,杳不知其所之也。”

六国贵族生活的奢侈可见一斑,只是这帽子却让秦人顶了。可是为什么六国民众不能适应呢?说的直白点就是秦国的制度太先进,当时的人民跟不上。战国七雄中以秦变法最彻底,最早实行法制,而六国却是实行的殷商的复古人治,习惯了没有约束,一旦法制反倒觉得不自在了,况且当时的教育普及落后,人民法律意识淡薄,不懂法不知法不守法,而春秋战国时期慷慨任侠之风正盛,一言不合则拔剑而起,街头械斗常有发生,而械斗就违秦法了,就要受追究了。秦法严禁械斗私刑,而六国却习惯了械斗私刑,生活在法制的社会里却把这被称为暴政,可见的确是秦国的制度太先进,当时的人民跟不上,把今天的法律制度放到那个时代,估计也是暴政了,过两天估计也亡了。


不说古代了,就说现在,一些偏僻落后的地区不也是这样吗?人说秦法严厉,不错,秦法确实严厉,就拿弃灰之法来说,秦法对弃灰于道者处黥刑,说白了就是在路上扔了个垃圾就要在脸上刺字“我乱扔垃圾了。”不说六国遗民了,就是在今天人们也接受不了,可就是这样的法律,秦国的道路无比洁净,因为刑重,人人都不扔垃圾。

法律是用来惩罚不道德的人的,总说苛法,却不想着提升自己的素质,那14年的酒驾新处罚也是苛法咯?再者,说弃灰于道者黥,可自此法颁行以来,行之百年,因弃灰而黥面者不过三十六人。

韩非子曾曰:“火形严,故人鲜灼;水形懦,人多溺。”翻译过来其意思就是,火的外形威严,所以很少烧伤人;水的外形柔弱,却常常淹死人。运用到法律上也是一样,量刑轻了人人都不在乎,人人都犯法,量刑重了,就不犯法了,所以刑拘者众而死刑者少。倘若人人知法守法,也就无所谓苛法了。单一句“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便可窥其强大的国防和明令的法制。

说完了秦国苛法再说焚书坑儒,一直觉得焚书坑儒是没什么错的,那些一味宣扬恢复殷商旧制,提倡分封复古的书籍何尝不是阻碍时代进步的毒瘤?那些不思报效国家却诽谤国政,图谋分疆裂土的儒生,还有何颜面苟活于这世上?或者换句话说,那些宣扬复辟思想的书和今天宣传极端宗教思想的书有什么区别?那些扰乱国家治安的儒生和今天分裂祖国的暴徒又有什么区别?只看刑法行刑,却不问为何行刑。

再来对比一下,秦自商鞅变法以来举国法制,历经一百余年的发展,终于凭借这套先进的制度统一了天下,之后焚书坑儒。

而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西方列强同样用先进的资本主义打败了大清国,使之沦为半封建半殖民,而等到孙中山建立民国之后老有帝制复辟势力,文化界再掀尊孔复古之逆流,新文化运动于此时应际而生,先进知识分子高呼打倒孔家店,另一种形式的焚书坑儒诞生了。

而当初清末的国民对先进的资本制度又是怎样的排斥呢?反正,秦皇焚书坑儒过后,思无邪的《诗经》至今余音袅袅,荀子名著《劝学》在中学的教室里书声琅琅。《战国策》里的人物鲜活刻画,神采飞扬,四书五经里美好精神内涵代代传承,优秀的前秦诸子散文仍绝古铄今……

原来骗人的不只是童话,还有历史家编的历史,想想也是,古代史学家多受儒家熏陶,依儒家的人治思想自然要抨击秦国的法制了。但不管历史怎么诽谤,我只知道一个胸怀天下而又有作为的君王肯定是要带领他的帝国和臣民往好的方向发展的,但在这之前,必须要消除一切阻碍发展的障碍,杀十人而为一人是假仁假义,杀一人为百十人是为小仁小义,而杀百十人为天下人,乃是大仁大义!


另附:骂他暴君,可他在位37年却没有妄杀一位将军大臣;斥他严刑峻法,可他却制定了世界上最早保护人犯权利的法律;荆轲行刺,他怒火万丈,可秦军攻占燕国却没有屠城暴行;他消灭六国未杀王公大臣,自己却被六国贵族夷灭三族。

评论(18)

热度(67)

  1. 碧云风鱼儿怡莲 转载了此文字
  2. 冷风露龙七的国产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
    很有意思的角度~统治十五年,影响两千载,秦朝是童叟无欺业界良心啊!看大秦帝国就发现,现今都做不到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