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儿怡莲

穿越千年的对话之更衣

历来更衣都会有故事。

我们今天也来说一段更衣的故事。

渠梁一手拉着卫鞅,一手抓着铜盘走向内室。卫鞅挣了几挣,没挣开,也就作罢。

来得内室,路过案边,渠梁顺手把铜盘扔到案上,手仍抓着卫鞅不放,眼角余光看到墙角与案牍架子间有个合适空间,手上一用力,就将卫鞅带到这个角落,借着一推一贴的力道身体整个贴到卫鞅身上,双手顺势圈在他头两侧,玩味地看着怀里的人。

卫鞅眼中惊讶一闪而过之后,取而代之的是挑衅。但那人眉眼弯弯,柔柔的目光,清亮如一汪温泉。渠梁从那汪温泉中看到了自己,一个小小的自己,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心甘情愿永远沉溺其中。绷不住趴在卫鞅肩膀上笑了起来。

呼出的热气溅在耳畔,耳朵慢慢染上红润。

“君上,不是让鞅帮更衣吗?”嘴唇贴着耳朵,渠梁一哆嗦。
“跑不了你的,嗯!”手向下一划,食指灵巧地缠绕住腰间系带,一拉,腰封散开,衣襟敞开。
“你,干什么?”边说边按住作乱的手。
“更衣啊!”
“更衣,你脱鞅衣服?”
“你,不是让我穿你的衣服吗,我在动手拿啊!”
“狡童,你的衣服在那”向案上铜盘努嘴。
“要穿,就穿这件,要么不穿。”
卫鞅无语,又用那柔柔的目光盯着渠梁。
“我就要穿你身上这件”趴在他耳边向他耳朵里吹气。
“好好好”卫鞅怕痒地躲着,急忙答应着,“你放开我,我帮你更衣。”

玩闹了一阵,难得偷得半日清闲。

渠梁放开他,平举双臂示意卫鞅来给他脱衣。卫鞅上前卸下他黑色提花的外袍,挂在旁侧架子上,内里是一件黑色深衣,玄色腰带扎在腰间,上有银线绣制的花纹,素色庄重大气。腰带是环了几圈围在腰间,卫鞅专心地解,远看去就是卫鞅搂着他的腰,渠梁悄悄放下手,环住了他的背,轻轻摩梭,手上用力将他按在胸口。一时间两人动作都停下来,卫鞅将脸埋在渠梁胸口,听着砰砰有力的心跳,心里一片安静。渠梁将脸埋在卫鞅发间,轻嗅发间清凉的气息。

有顷,两人回神。

终于解下腰带,脱掉深衣,露出贴身亵衣,对着那一片白色,卫鞅笑了,“鞅以为,君上全身上下都是黑色呢!”
“全身上下?要不要再接着脱,检查一下?”
“别别,今天还想出去吗?景监和车英在外等着呢!”

渠梁动手将卫鞅深衣扒下来,穿到自己身上。不顾卫鞅的抗议,伸手拿过铜盘中的衣物,从深衣到外袍到氅衣一件件套到卫鞅身上,期间不断地捏捏这摸摸那大吃豆腐。


折腾半天总算是整理好了,上上下下打量对方,两人不由都笑起来,除了脸,俩人简直是在照镜子。

“走吧!”卫鞅说着往外走。一股大力将他拖了回来,站立不稳,直接跌到了渠梁怀里被扣住了腰,紧接着嘴唇就被堵住了。事出突然,卫鞅一懵,又感到对方的舌伸了进来。狠狠一咬。
“哎呦,你属狗的啊”渠梁捂着嘴哼唧,“舌头都被你咬破了。”

卫鞅白了他一眼,“自找的。”转身奔前厅。
“你等我一下”渠梁追了上来一边嘟囔,“等晚上我再收拾你!”

卫鞅假装没听见,脸却微微泛红。



评论(1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