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儿怡莲

穿越千年的对话3(一个见鬼的故事)

凉亭,冷月!

“王安石是——”秦公的话没说完就被商君打断了。

“说说今天你们的戏吧,我坐这看了很久,很多情况跟真事不一样!”
“您说——”
“刑场上的婚礼!”
“您还知道刑场上的婚礼?!”
商君狡黠一笑。

“我是死后被车裂的尸体!不是服毒,也不是和什么红颜知已,是全家抄斩!”冷玉之声平添了几分喑哑!
“怪我,说好的护你一世平安,我食言了!那个逆子。”秦公涩声说着拉过商君的手,在掌中抚着,愧疚之意溢于言表。
王老师眼尖,分明一抹慧黠闪过商君眼底。赶紧假装什么都没见。

“你们还是没说王安石是谁呢!”侯老师契而不舍。
“熟人,你们的熟人,让我们猜,说明我们也知道,剧里应该有,那是景监,车英,王轼,子岸还是申子?”

“都不是。”
“还是我来说吧”秦公接话,“再不说,看把他们急的。”
“你们这部剧里,你们设置的最老谋深算的是谁?”
“老谋深算是——大魏王,不对他就长了个老谋深算的皮;是——老甘龙,对肯定是他,没跑了!难道,难道王安石是——老甘龙!怎么可能?”侯王二人都失声啊了出来。

事情是这样的:
商鞅被秦惠文王车裂后,老甘龙一伙子以为自己终于战胜了商鞅,战胜了新法,可以根除新法了!哪成想,惠文王棋高一着,借力打力,既除商鞅又铲除了老世族。尽得渔翁之利。

商鞅在冥府受冥君敬重。听说老甘龙到得冥府,在审问他之前特请商鞅去旁听。老甘龙本来坦然自若上得堂来,一眼瞅见商君上坐,就吓得尿了裤子。(别问我鬼为啥尿裤子)可能他亲眼见到被车裂五块的人完完整整地坐在眼前,还是第一次入秦时样貌,狂傲的神情,觉得回到那时了吧。

但其实其大可不必。商君的理想在于为天下立制,为国民立法,为法治千秋万代流传!区区甘龙根本没放入眼里,他也太高估自己,以为商君会挟私报复。
但商君不计较,不代表冥君不计较,冥法既也为商君所立,当然要铁证如山案之凿凿。即使他想掩饰,但任何人在孽镜台前一站,凡尘过往纤尘不改的呈现出来。
只暗中捣鬼,导致太子乱法,枉杀人命一案就该重判,下入刀山地狱,每日服刑,九九八十一天后打入畜生道。

但商君给拦住了,说自己府中需一办事小厮,敢請冥君把此人拨给他。冥君也就同意了。

甘龙被带入府,他只认暗箱操作之罪责。但对是否变法改制怎样治国还是与商君向左。商君也不跟他辩论。只是隔个百八十年接待历代客人时,让他作陪。

老甘龙从最开始冷眼旁观不以为然,到后来发现历朝历代都必须进行变法改制才能够走下去。从而从心里往外觉得变革是必须的了。

这样经过了一千多年,他自请到人世间体察一番,即投生到了宋神宗朝,一生敬仰商鞅,力行变法改制,但其主君不如孝公之明,不如孝公支持变法之心坚定。导致他两次罢相,最后变法失败。他算是亲身体会了变法之难了。

原来是这样啊!

~~~~~~~~~~~



评论(1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