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儿怡莲

穿越千年的对话2(一个见鬼的故事)

山腰,凉亭。

侯王二人随着君上与商君来到山腰的一个凉亭。二人心里觉得诡异,白日里这个山谷两侧的山上没这么个观景凉亭啊!转念一想,今儿的事不能以常理来论,且从自己查阅的各种资料显示,这二人也应是重诺守信之人,想来不会有差。

那是一八角凉亭,黑夜里看不出年代,凉亭里,有一石桌,四只石凳。四周环绕槐树,阵风吹过,树枝咔咔作响,天边弯月又悄悄地露出了脸,也许好奇这场景,想偷窥个究竟。清幽的月光泄下,照到亭前空地如一汪清潭,颤动着的枝条如水中藻荇。

进的亭来,商君率先止步,这让跟在他后面的王老师反应不及,一头向商君身上撞过去,旁边的侯老师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的胳膊,止住他的去势,在堪堪触到衣服的一瞬间停住了!就感觉寒气入骨,商君猎猎飘舞的白袍子有股强健的如寒冰般的气息透出。距离太近肯定容易冻伤。

王老师急忙搓着冻得半麻的手臂,也无济于事,一只手轻轻拂过他的肩胛,一股暖流从那手心传来,立马身体里的寒气被驱除尽净。王老师定睛看去,是秦公。

秦公歉意一笑:“别说是人啦,就是在冥府那些灵魂鬼差的都不敢近他三尺之内。每次伤着人,我都得善后。”

商君回转身,清冷威严的眸子闪过一丝歉意。冰雕玉琢的脸上有了点点暖意。“请”,清冷的音色如珠撞玉盘,泠泠作响;又如山泉急流,清脆悦耳。

四人各自落座。君上沉稳如山,商君凛冽如冰,侯老师厚重似石,王老师儒雅似月。

侯老师望望对面两人一抱拳,这怎么称呼好呢,干脆这样吧,“二位,我们二人是后生晚辈,非常仰慕敬重两位先祖,也特别期待把酒畅谈,但我想先问明,您能听懂我们的话,会说我们的话吗?”

秦公望了一眼商君,笑了,“刚才,我不是说了好几句了吗?这个得感谢他。”

“商君会?”
“对,这个说来话长,今日有暇,就说个一二。”
“二人凝神细听。旁边的商君微微颔首。
“商君刚到冥府时,那会儿冥界秩序挺混乱的,冥君几次亲自登门拜访他,比我当年辛苦多了。”“也比你有诚意”商君斜了他一眼插嘴。秦公宽厚一笑,“让他帮助制定制度,可他无心那些了,只想好好歇歇,后来冥君找到本公,本公说情,他又有感于冥君赤诚,就答应帮他这个忙,但不任任何职位,用你们现在的话就叫律法顾问,反正就差不多啦!”

“您还知道顾问?”
“嗯!”秦公接着说,“后来冥界律法确立,冥界稳定。冥君特建商君府,我们一直住在那。后来,每过个百十来年就会有新鬼来拜访他,如不见,则虔诚等待候在门前不去,索性也就见见了。”

“这些人都是来求教讨论以法治国之术的吧?”王老师认真听着忍不住问了一句。听得这句商君赞许地看了他一眼,冰玉之声响起,“对,有李斯,萧何,晁错,张汤,王莽,杨炎,范仲淹,王安石,张居正……”

“这些人来拜访他,谈的最多的是法令制度,商君最关心的。除此之外风俗人情诗词歌赋文明教化,他们都聊,他本来就信奉治国不一道,便国不法古,跟你们现在说的与时俱进一个意思。所以他对各代的语言都熟练至极,我也不能落后不是。“秦公接着道。

“说到王安石,你们知道他是谁吗?”商君插了一句。
“中学课本都学过王安石变法,好像他特别崇拜商君啊!不过他的变法失败了。”侯王二人同时回答。

“对,不过他也不是外人,是我们一个熟人。”秦公道。
“一会儿再说他。”商君一拦,“你们今天在拍戏剧?”
“对,是以您为轴心的一部戏”王老师回答,充满了自豪与兴奋,“我就是扮演您的角色。”

商君一笑,冰融雪化,“你以为我刚才为什么那么看你!白日里我就坐在这里看着你们来着!”
“您,可满意?”忍住后脊梁的寒意问。
“七分神似。”
“谢过您认可!”这边俩人相视,跨越时空的隧道产生共鸣。

“那个王安石到底是谁啊?”侯老师一脸好奇地问秦公。

“他是———”秦公刚张嘴。
“你猜猜,猜对了,再给你们讲”商君突然来了一句,同时向秦公使一眼色。

~~~~~~~~~~~~~~

好啰嗦啊!但还有好多要聊的!
谁能猜到王安石是谁?

@柴郡猫 @三月雨 @莲海 @NiKlAs 


评论(1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