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儿怡莲

穿越千年的对话1(一个见鬼的故事)

大秦帝国之黑色裂变

片场

今天拍摄一组重头戏,渭水刑场,商鞅车裂!

气氛凝重,导演给自己心中的壮士一个凄美的结局!随着空气中人造雪洒满了商鞅和白雪的身体,这组镜头算是完成了!

工作人员开始陆陆续续收拾道具,那边景监的扮演者于洋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悲痛欲绝中走出来,助理在他身边搀扶着才不至于软倒!

商鞅的扮演者志飞老师倒是非常镇定地从刑台上走下,只是在最后一个台阶时踉跄了一下!

一天也就这么过来了!

晚饭时,大家都在食堂边吃边聊着明天的任务。忽然,门“嘭”地一声打开,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震得扭头去看,一脸色比衣服还黑的人站在门边,正是秦孝公的扮演者侯老师,大家纷纷打着招呼!侯老师随手挥挥算是回应了。

他跨步来到志飞老师身边,深吸了口气,“今天的场景我看了,我不是真的秦孝公都要憋死我了,要是他亲见……唉,必须得喝两杯去,不然我这股气出不来!”
志飞老师回道:正好,我也一样。走,喝两杯去!

两人小酌了几杯,天基本全黑下来了!两人觉得屋里气闷,就相随着走到外面,边走边聊,聊这场戏,聊对孝公和商君的看法,不知不觉走到了离驻地很远的那个山谷,白天排刑场戏的山谷!

一弯浅浅的月牙泊在黑沉沉的夜空,风吹起四围树枝喳喳的响,不同于大都市,这里的夜晚保留了亘古的宁静!不远处点点灯火或明或现!
突然,一阵风吹过,煞骨的冷!天上的月儿好像也不胜此寒,躲到了云的怀里。

志飞老师一个激灵,对侯老师说,“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快回去吧!”侯老师也说,“虽然我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但是也觉得还是回去吧!”

二人刚转身,志飞呀了一声,猛见眼前朦胧的夜色里一袭曳地白袍在夜风里猎猎飘扬,穿着打扮像戏里自己的戏服,浸透着透骨的寒意,往脸上看,三十不到,面如冠玉,五官精致,虽称得上俊美,但难掩一股威压肃杀之气!志飞不觉一缩脖子!又本能地觉得自己跟面前人应该有什么渊源!

白衣人,从上到下审视着两人,眼光冷飕飕的!从骨子里散发着一股骇人气息,使人窒息。
俩人自认为也是男子汉大丈夫,这么多年经得见的也不少,但在这白衣人的审视下,莫名的就想把自己缩到最小,躲开他的审视!

“别吓着人”一个沉稳厚重带着暖意的声音从旁响起。两人定睛细看,差点又跳起来。白衣人身边还有一个人,一个溶于夜色中的人!刚才完全没注意到的人:一袭黑衣黑袍黑冠,脸色也是黑黝黝的,透着健康瓷实,看年纪二十三四岁的样子,服饰跟侯老师戏里有七分相似,站在那里沉稳如山!

就见刚才还如出鞘利剑般锋锐的白衣人,瞬间柔和了神色,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如春风吹皱水面,如春花绽放。

两人看呆了!
突然福至心灵,对看了一眼!几乎同时习惯性地来了个抬手拱手鞠躬礼,异口同声,“君上,商君!”

那俩人也对看了一眼,一丝丝讶然一闪而逝!

嬴渠梁先开了口:“认出来了?有兴致聊聊吧?”语气中透着上位者一贯的威严!

侯王二人又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
侯老师,王老师原谅我!你们没见鬼!


@莲海 @NiKlAs @三月雨 @柴郡猫 



评论(1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