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儿怡莲

大秦之春日花下(完结)

终于写完了,我太啰嗦了!




嬴渠梁凑到卫鞅耳边问:“喝醉了吗?要不要回室内?”卫鞅抬头看着远处辽远的夜空,繁星满天;近处洁白的花儿,一簇簇开的热闹,身边人关切的眸子比天上的星亮得多了!双目一弯,“不用,在这儿就好,难得幕天席地,这场景好多年不见了?”说着话仰躺下来,嬴渠梁跟着侧躺在他身边,一手屈臂支头,一手随意把玩卫鞅的衣带问,“嗯?你在野外露宿过?”嬴渠梁咽下了那句跟谁呀!

卫鞅慧黠一笑,醉眼迷蒙地抬手抚上嬴渠梁的眉眼,“那是我在山中拜师求学时的事,当时只有十几岁,一个人上山,爬坡过沟露宿野外很正常,我记得第一次从河中抓到一条鱼,直接架到火上就烤了,烤时闻着闻着味道挺香的,但是一咬,才发现根本入不了口,后来才知道,烤鱼前应该刮鳞去内脏的!”

“还有一次,晚上露宿山中,靠着一堆火,听着远远近近的野兽活动声,吓得不敢睡,躺在那里数星星。”
“还有一次啊,在爬山时一脚蹬空从山坡滚落谷中,腿上划了好大一道口子,要不是遇上进山的猎人相助,恐怕你就见不到今天的鞅了!”……

卫鞅可能真有些醉了,平时不说的一些话都说了,从自己小时候出身虽是公府但因是庶子并不受重视到随师山中学艺,从出师到魏身侍魏相以待时机到孤身入秦救师,从第一次见秦公就心生期待到终于等到求贤令入秦,从踏遍秦国所有村庄到三试秦公,从畅谈三日夜到互盟誓约,从朝堂论政到开府领政,从徙木立信到渭水大刑,连两人辩论了三天三夜,都忆述起来。
时而一人叙述一人听,时而两人异口同声相视而笑!

嬴渠梁也讲了小时候公父政务繁忙,都是大哥带着自己,关心自己照顾自己,第一次上战场,第一次杀人的感受,第一次见卫鞅让自己暗暗称奇等等!

两个人聊着,不觉斗转星移,月牙悄悄地移动了脚步,远处鼓打三更的声音传来,一阵风吹过,虽是春暖花开,但夜风也凉,嬴渠梁顺手拽过来自己的外袍盖住了两个人,给卫鞅这边掖了掖袍角,免得漏风,手在收回来时,碰到了卫鞅的手,刚要继续收回,被卫鞅反手握住,两只手十指紧扣,掌心的热度同时烫到了对方,但谁也没放开! 衣服下身体挨着的地方温度越来越高,卫鞅难耐地动了动,“好热!”

又一阵风吹过,树上又飘落翩翩花瓣儿,像张了眼睛一样,一片准确地落到卫鞅的额头,一片恰巧落到嘴角,嬴渠梁看着那两片洁白的瓣儿,眸色暗了暗,嘴唇慢慢靠近额头那瓣,伸出舌尖慢慢把花瓣儿卷入口中。整个过程,他们的手都没有松开,在舌尖舔到花瓣儿贴到了皮肤时,嬴渠梁感觉到卫鞅抓着他的那只手突然收紧,同时闭上了眼睛。这有些默许有些纵容的态度鼓励了他。嘴里含着花瓣儿,又慢慢挪到了卫鞅嘴角,刚伸出舌去勾这片花瓣儿,却感觉到刚刚紧闭的唇偷偷开启了一条小缝,温软的舌尖轻扫过他的,这一个小小的举动瞬间燃掉了这位君王的理性,顺势一用力卷着花瓣儿和对方的舌一起伸进对方口中,卫鞅眼睛瞬间张大充满了水雾,喉咙吞咽了一下,被两人搅碎的花汁咽了下去!嬴渠梁看着他水雾的眼睛,慢慢抬头,就要抬身离开。突然,脖子一紧,两条胳膊紧紧地圈住了他的脖子!
“我怕,折辱了你!”
“要是我心如君呢?”
看着卫鞅清明的眼睛,嬴渠梁觉得自己醉入这一片星光里,俯下身整个罩住了身下的人。

卫鞅的眼睛向上看,他感到好奇,明明是初春,一只蜜蜂却早早地飞出来,轻巧巧地落在一朵洁白无暇的花上,它并不急于采蜜,而是等着花苞完全打开,等着花蕊中充分润泽了,才轻轻落到花蕊处,两条前腿扶住花蕊,两条后腿蹬住花盘,将细长的口器慢慢深入花心,试探着渐渐深入,直到最深处,然后源源不断地汲取着花蜜,花儿的雄蕊较多时,蜜蜂并不会因此而乱了阵脚。蜂儿飞落到花盘上,从外向内一层一层地进行采蜜。它将小管沿雄蕊底部插入,吸取花蜜。花儿似承受不住蜂的重量和动作,颤颤巍巍地似是躲避,花瓣儿不自主地聚合,反将蜂儿裹得更紧些,一丝一丝的颤动着,过了好一会儿,心满意足的蜂儿慢慢振翅,口器前段亮晶晶的盈满了花蜜。它并没有立即飞走,而是绕着花儿跳起了舞……


远处,灯火阑珊;近处,花叶共眠!


青草花的褥子,天蓝花的被,世间万物和那些有情人都沉睡了!


完结


@莲海 @NiKlAs @柴郡猫 @三月雨 

评论(2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