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儿怡莲

大秦之春日花下(3)

继续花下……聊天儿

其实嬴渠梁倒也是头一次做这样的事,毕竟先为公子,后为国君,平时不是学习理政将兵,就是行军打仗,这些微末琐屑之事哪用得着他亲自动手,只不过前一段时间他有些头晕胀痛医官按摩头部给他放松,效果不错!他突然就想到了左庶长,一工作起来什么都不顾,肯定累的昏头胀脑的,前几天看他眼睛布满了血丝,人也瘦了!所以特意让医官教的,今天拿来一试,效果应该不错,看他的左庶长的情形可知一二!
不过,这直接倚靠到自己身上的情形显然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他手下不停,继续控制力度按压着,一边从头向下的角度细细打量着人:如瀑乌发披散,手感丝滑不失韧度,不知是这人刚刚沐浴过的原因还是周围花气浸染,一股幽幽清香从这人身上传入鼻腔,不甜不腻,清清爽爽的,非常对他的口味!因侧后方站的角度问题,一低头,视线正巧顺着领口看到里面深衣,白色深衣,如这人一样无瑕,外面罩着的是自己的外袍,当然了肯定是黑色的了,他觉得这种黑色与白色搭配是那么和谐,就像白昼与黑夜,阴与阳,是一个事物的两面,永不可分。卫鞅身上的热度感染了嬴渠梁,他也感到一阵燥热,也许离得太近了!他心中如是想!
一朵白色小花从树上飘飘落下,正正落在眼前人的发顶,乌发中一点点白的耀眼,鬼使神差地,他慢慢低下头,嘴唇轻轻地贴近咬住花儿顺势在乌发上摩挲了一下,旋即退开。
卫鞅这段时间也确实够疲累的,刚才又莫名其妙地陪着他的君上跑了大半个栎阳城,又提心吊胆担心君上,现在知道没事,精神一下子就放松了,渠梁的按摩手法又让他缓解了疲劳,身体整个都柔和下来。慢慢闭上眼睛,远处悬泉瀑布哗啦啦的水声,草丛里的虫儿的琴声,更漏声,手与头发的摩擦声,甚至衣襟相蹭的沙沙声都清晰起来!空气里花香草香酝酿着,伴着案上的酒香,让他感觉醉了!身体从未有过的放松,像徜徉在母腹中温暖安全,他觉得自己睡着了,做了一个美丽的梦!
梦中有人珍视地拥抱他,轻轻亲吻他的头发,那是除了母亲没人对他做过的动作!他想笑想看清那个人是谁!他睁开了眼睛!


嬴渠梁感受到了他的动作,“刚刚睡着了吗?”他语气轻柔,像是怕打扰到对方的梦境!“嗯,像是做了个梦”嘴角不自觉上扬,昭示着现在的心情! “您怎么会……怎么想到……”没等他说完,嬴渠梁就笑了!
“我跟医官刚刚学的,看你这一段太劳累了,景监他们怕是劝不住你,只能我亲自来了!”
“您这样,我怎么担待得起!”
“说这话就见外了,再说我可不是为你,要是你累倒了,我上哪再去找这么可心的,又得我自己累了,所以说到底还是心疼我自己”嬴渠梁戏谑地说。 卫鞅笑了,关心自己就直说嘛!
“好了,现在鞅已经完全轻快了,仲公子就坐下吧!难不成您请我来就是一个坐着一个站着说话”。
“好好好,坐,坐”说着坐下,手在收回来时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手背擦着卫鞅的脸颊而过,然后没事人一样坐下了。
卫鞅浅浅一笑,也不去揭破!
嬴渠梁执起酒壶,各满一爵,“来,不负今日春光美景,干此一爵”不知他是说人还是说景! 二人举杯相碰,相识一笑,都从对方眼里望见了自己。 “仲公子,说说这树花吧!看样子年头不少了吧!”说着伸手,一片花瓣缓缓飘落,落到掌心,嬴渠梁看着这一幕就像那花瓣落到心头,痒痒的! “嗯,年头是不少了,从我记事起它好像就在府里了,那时还小,每年也长不多少,我和大哥逃课经常来这,跟它比个头,盼着它长大开花!为这我和大哥没少挨公父的训斥。但每次心理不安静时就愿意来这树下站站,尤其开花时节每年都来坐坐。” “哟,看起来,它还是你的忠实伙伴呐!” 嬴渠梁没理会他话语里的戏谑,继续说,“不过,这五六年都没再来看过了”卫鞅明白他的意思,轻轻伸手握了一下嬴渠梁的手,掌心熨贴,温暖安心! “仲公子,你不能喜爱一树花。”
“为什么?”
“因为一个典故。”
“什么典故,说来听听。”
“说的是100多年前,我卫国的一位国君卫懿公,他非常喜好养鹅,且淫乐奢侈。他养的鹅都有禄位,可以乘大夫一级的车出入宫门,大臣百姓非常不满。后来狄族人进攻卫国,卫懿公号召国人抵抗,国人们却说,您的鹅有禄位,让鹅去战。因此卫军将士全无斗志,全军覆灭。狄族人攻入卫都,卫懿公就被杀了。仲公子说卫懿公是不是个昏君!” 边说边来来回回瞄着嬴渠梁和花树。
“要么,就得让花儿上战场了!”一边说一边笑,笑得歪倒一旁。
嬴渠梁看着他喝了酒酡红的脸颊,夜色中迷蒙的眼,挑衅的笑!恨的咬牙。一倾身,附过去,整个人斜笼在卫鞅上方,双手伸向腰侧,抓挠起来,“好哇,敢指桑骂槐,映射我是昏君。”
“哈哈哈哈哈哈”卫鞅忍不住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好了……好了……,臣……臣……请罪,仲公子……就饶了鞅吧!哈哈哈哈”嬴渠梁看着他明显就口是心非的表情,真想照脸狠狠咬一口! “好美呀!”卫鞅的一句感叹,拉回了嬴渠梁的神魂儿!
顺着卫鞅的实现向上看,透过花的缝隙能看到漫天星斗,就像花丛里镶嵌上了颗颗夜明珠,瑰丽璀璨!嬴渠梁一翻身,拉着卫鞅仰躺在毡垫上,厚厚的毛绒绒的毡垫暖暖的!向天望去,卫鞅指点星空,“仲公子,你看,那颗星,还有那颗星是主秦国国运的。” “从星上还能看出国运?”“是啊!世间各国运命如何都是上应天象的,我当初跟老师学习的时候,也了解过一些,只不过鞅不以为然罢了!”

“那颗,主秦国国运的星叫鹑首,你看他多亮,比周围其他星都亮上许多,正主我大秦崛起之相啊!” “我倒不这样看,天象有征,不过还事在人为,光靠天象,不足为例啊!”
“我主英明,天象之说不过顺应庶民而已,若我等拘泥,将只有害而无一利啊!命运在我不在天!” “为你此言,当敷一爵!”
“来,干!”
“公子,今夜,鞅就僭越一回,公子,当初您说愿得管仲以辅霸业,我倒想起了,桓公与管子的一段故事。” “说来听听。”
“想当初,管子与桓公禀陈霸业之图。桓公说自己没那个能力,因为自己有三大缺点:第一爱游猎,常彻夜不归:第二好酗酒,常彻夜饮酒,醉酒误事;第三好色,喜爱美人!所以恐怕功业不成。管子说,这是您的优点,能发现自己不足之处,但是呢,您也不用改,您只管玩只管喝,朝中大小事务都交予我即可!这样,齐国遂成大业。但管子去后,齐国霸业立马不复。这就是制度不健全!今我秦制度草创,主公英明,霸业一定空前!您就放心吧!” “说好的,今日不说政事,你自罚三爵!不过你提到这,我也说一句,有你,我放心!”

看着卫鞅,又三爵下肚,更加红润的脸,迷离的眼,嬴渠梁觉得自己清醒不了了!


~~~~~~~~~

待续
@三月雨 @NiKlAs @莲海 @柴郡猫 

评论(1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