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儿怡莲

不可说系列之人老了很多事就看不明白了:是鞅不是鸯

是鞅不是鸯

后来呀,我真的见到那个“鸯”了!

那天,君上风风火火地从外面回来,还拉着一个雪一样的人儿不撒手,说雪一样的人儿,是因为我除了雪就没见过浑身上下全白的人,你也知道我们老秦人崇尚黑色,这一身白在我们这里可是特异得很!

开始我也没在意,以为就是一普通士子,俩人一进屋,围着我两侧坐下,同时往我身上趴呀,虽然我不怕俩人的重量,即使全身重量躺我身上也没问题,毕竟我们也是能做床的材料嘛!但这种分分钟凑到一起头挨头鬓擦鬓的动作,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了!没见过,没见过,看不懂,看不懂!

后来,士子自称说鞅怎么怎么!我才仔细打量这个传说中的鸯:全身上下一码白我就不说了,束发没戴冠,散下来的发柔柔地随着动作飘啊飘的,时不时地蹭到君上的脸颊,我看着都觉得痒的慌!可看君上貌似浑然不觉,也许是怡然其中吧!不是我猜的,是君上那花痴的神情红果果地摆在那里呀!反正我从来没看见过他用这种神情看人!说这不是那个搅得他魂不守舍的人,谁信呐!可这明明是个男人!我感觉还是那种相当纯粹的爷们儿!算了,只要你喜欢就好,反正不关我啥事!

看不懂了!后来的情形我更没见过!
三天三夜两人就没离开过我身边,一会君上拿着竹简,那个鸯,不是,鞅,探过身子,左胳膊支压在我身上,上半身倾斜过我,右手点指着竹简上的字嘴里解释着,君上专注地听着。从我的角度向上看,那个鞅左肩都已经靠到了君上的身上,我一抬头就看见一片白呀!我心里吐槽,你绕过我去,你俩坐一起不行吗,看着一片白我眼晕啊!

那个经常伺候君上的老仆进来让他们吃饭休息,我从来没听过君上对他那么疾言厉色地说话,好像现在打扰到他俩二人世界的都犯了十恶不赦的罪过一样!
我也想躲出去,这气氛根本待不下去啊!好有罪恶感!可我走不了啊!着急!

后来,那个鞅说到兴头上,一手撑在我身上,一手在我身上轻拍节拍唱起来:七月流火……听得君上双眼含泪凝神注视,双手抓住那个鞅的手不放,非常有后世那个姓柳的小子写的执手相看泪眼 竟无语凝噎的神意啊!

后来外人都说俩人聊了三天三夜没合眼,其实哪能真的一点没合眼,还是合了那么一点点的!

是君上说的,先生刚从秦国各县回来,太累稍稍歇歇,我先看看你这条目,看不懂再让你给解,你呀,先眯一刻。鞅先头说不必,但也可能是太乏了,靠我身上不知不觉睡了!

君上专心地看着竹简,过了有一会儿,可能有不明白的吧,刚张嘴:“先——”,一抬头那个“生”字生生给咽回去了,他轻悄悄地站起来,踮着脚尖,慢慢地挪过来,解下身上的黑袍,轻轻地披在那个鞅的身上,还给掖了掖袍角,瞬间那一抹白被抱在了黑袍中,特像君上从后面抱住那个白衣士子。给人盖完衣裳,你倒是回去啊,君上的手停留在那人的腮边,轻轻摩挲了一会儿,才离开!我确认我没看错!

再后来,其实也就不一会儿,那士子就醒了,直起身,看着从身上滑落的黑袍,愣了一下,抬眼看着君上,许是刚睡醒的缘故,清澈坚定的眸子染上了一层水雾,柔柔的,不知不觉让人沉醉其中,唇边绽开了一抹微笑,好似春风揉皱了一池水,俏皮的小虎牙昭示着存在感……别说君上,我都被这士子吸引住了三魂七魄……

再后来,俩人手拉手盟起了誓,什么如青山,如松柏的,我不太懂人类的关系,但曾经作为树,我还是明白的这个理儿的:树离不开山,山崩则树死!

也许就是生死不离同生共死的意思吧!

就跟多年前我看到的一对儿小儿女的盟的誓一样的吧!

不管了,看不懂就不看了,反正他俩好像已经认定对方了,圆满就成!

他们不休息,我还得休息呢!收了神识,我回到木的世界,后面的事儿我就不知道了!

你们可以去问公主,因为我最后感觉她进来了!


评论(2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