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儿怡莲

不可说系列之人老了很多事就看不明白了

继小草君之后的桌子君吐槽

唉!人一老呀!很多事就看不明白了!这不,本来从小机灵鬼一般的人,从小看到大,这几天呐,也不知是咋了,魔障了!

您说,我说的是谁呀!这还得从头说起。

我呀,活了大概有300年了,本是一株老桐,长在秦川大地上,迎着朔风,吞着尘沙,看着这些孩子们呐一代一代一点一点像燕子垒窝一样从一个小小部落发展到现在成了一个国。
后来,我就进了秦公的书房,被打磨成一张条案,虽不像后世追捧的金丝楠那么贵重,但只有我们才能引来凤的!

那时候,秦公还是嬴师隰,时有伏案工作,出来进去的有两个娃娃,大的倔强直率,小的机灵真诚,每次他们一来欢声笑语就充满了书房。从小我就看小的那个特别,可也说不出个子午卯酉来!

后来,秦公伤重薨了!小的那个即位做了国君。

可从那以后,我就没看过国君笑过,整天忧心忡忡!我知道国事艰危,万斤重担压在他的肩上,错走一步,就可能万劫不复!每天他都查书看书,下命令,处理紧急公务……有时夜夜熬在书房,眼睛通红,眉头紧锁!

可这几天,我怎么看怎么觉得情况不对!
以前看书认认真真,专心的不得了!可现在眼睛盯着竹简,目光发直,半天不移动一寸。
有时呆呆地望着窗外树上两只鸟发愣,却又猛一回神,抓起笔在竹简上写两个字,又突然扔下笔,我瞄了一眼,那应该是两个字,但我不认识啊!
还有一次啊,外面飘过一阵琴声,他听见了,愣了一下,又想了一下,嘴唇翕动了几下,我瞬间当机了,他那几句虽然声儿挺小,可我还是听清了几句: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我瞬间明白了,原来这小子可能是看上哪家姑娘了,这是害了相思啊!你说我咋知道的,想当年我在山上时,看过一个小伙子对着河对岸一遍遍地唱这个歌,后来对岸过来位姑娘,跟小伙子走了……

我觉得自己猜的准没跑!
可能是谁家姑娘呢?你一国君,想娶就直说嘛!谁还能拒绝!
我努力回想,这种情况是那天景监小子走后才有的,那天景监说了啥,我一时想不起来了,啊,对了,景监说,好像谁来了秦国,这就对上了,一定是那姑娘,原来是山东的,要不君上那么为难,不是自己国的呀!
叫啥来着,好像听景监说了,还是记不起来了,哟,一定是叫“鸯”了,准了,记得一次君上趴我身上睡着了嘴里一直念叨的就是这个字啊:鸯,好名字,忠贞的鸟!以此为名,一定是忠贞的姑娘!君上好福气,就是不知人家姑娘啥心思!你看我这心操的!

我对这个叫鸯的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啥样人能把我们国君迷得五迷三道的,连国事都能荒废,肯定是个大美人了!我真想早点见识见识!











评论(9)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