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儿怡莲

有今生,做兄弟

有今生,做兄弟

一、落叶飞花

“李帮主,你不能死,你的父亲是燕狂徒,他已经被朱侠武杀死了……”萧秋水焦急地冲着李沉舟喊着。他希望唤起他生的欲望。

但是,李沉舟怀抱着赵师容的尸体,慢慢蹲下来,头缓缓地埋入妻子的胸前,喃喃低语,“别怕,五弟会在前面等着你,我……也马上就来了……我们……一起……去见他……见……他……”

旁边万里平原只剩出气没进气,胸胆肋骨尽皆被李沉舟震碎。

唯一的胜利者,朱侠武——朱大天王,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由发出一阵得意的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权力帮,与我争了二十多年了,我朱大天王赢啦……赢啦……哈哈哈哈哈……声如狼嚎枭吼,直震地九霄震颤,山谷颤动,草木飘摇。

萧秋水目眦欲裂,握紧了拳头,正待出手,忽然异象互现。

平地起风,霎时间云气蒸腾,飘飘渺渺,刚刚还明朗的天空,灿烂的阳光瞬间暗淡,漫天的柳叶飘飘,柔柔地撒落下来,弥漫在空气中的还有兰花的清香,越来越馥郁浓厚。伴着漫天飞舞的细叶,犹如天女散花,引人入胜。

隐隐约约似有仙乐从天空中弥散。
每一个人都如醉如痴。

在仙乐与漫天落叶飞花的沐浴下,朱侠武看到了自己登上了武林盟主的宝座,众星捧月前呼后拥号令天下一呼百应,燕狂徒被踩在了脚下,权力帮是他脚下的台阶,萧秋水被他一拳一掌废了全身的武功……

萧秋水好像看到了自己披红戴花高头大马迎娶唐小姐,洞房花烛夫妻和谐其乐融融……

众人有看到自己身登高位的,有富甲一方的,有娇妻美妾的,有貌美如花的……

萧秋水本能地感觉情况不对,这是幻象,这是幻象!赶紧醒来,醒来。但是在越来越浓郁的兰花香气中越来越失去思考能力,眼皮也越来越沉重,缓缓地合上。

也许只一瞬,也许做了个很长的梦。萧秋水猛然睁开了眼。

漫天的柳叶柔柔地趴伏地上,没有一丝颤动,诉说着刚才也许只是梦境。馥郁的兰花香气也若有若无,提醒着人们一切的虚幻。

正待大家还没完全回神的时候,萧秋水到底功力深厚些,他最先清醒。率先发现了变故:
刚刚还在狂叫狂笑的朱大天王朱侠武突然无声无息了,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萧秋水心说,不笑啦,终于狂够了,该我收拾你了!跟你算这一笔一笔的账了。

萧秋水走近几步,凝目细看,不禁大惊失色。
在朱侠武的双目和哽嗓咽喉不偏不倚地插着三片柳叶,血顺着眼角和嘴角流成四道滴滴答答落着,更诡异的是朱侠武的面部表情,双目大睁,嘴大大的张开,像是看到了什么,想喊出来的一瞬间,被那么柔柔的片片柳叶要了性命!在他自以为成功的一刻,在他最得意的时刻,也是精神最放松的一刻,失去了生命。

萧秋水“呀”地惊叹出声,落叶飞花,至柔至刚,世间万物无不能成为这人的杀人利器。是谁练成了这么可怕的功夫。

正陷入沉思,这时有人大喊,“萧大侠,萧大侠,李帮主呢……李帮主不见了……”

萧秋水忙向李沉舟与赵师容所在地地方望去,那里空无一人一尸,整个的踪迹不见。甚至连那垂死的万里平原也失了踪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