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儿怡莲

随风而逝

随手翻出了好多年前的一篇文,当时刚看完原著,甚为五公子触动,也甚为迷惑!方有所感:



随风而逝--五公子独语
那年,江南烟雨如丝,如斯,如思
我是一个人人欺辱,人人唾骂的小乞丐。乱蓬蓬的发掩盖了如玉般的绝美面容,掩不住的是目光中的倔强,如柳丝样的淡淡忧。
当我被诬蔑被毒打时,我听到了一声我记忆一生的天籁之音。袅娜如雾如烟的背影,就这样印在我的心里。
从此后,我为了那句话而活:人家将来可是有志气的英雄好汉!
我不再浪迹,我不再沉沦,只为那句话。
后来,我遇到了师傅,遇到了大哥。我成了令天下闻风丧胆的人物,我有了一个名字:“袖里日月”--天下人的五公子,大哥的柳五,权力帮的五总管。
天下人传扬着我的狠毒,美女们迷恋着我的淡如柳风。可是有谁真的读懂我。
少年的梦,我没有勇气去追寻,我怕,我怕我的手尖轻触间就会烟消云散,那声天籁,那袅娜背影就会随风而逝,我是风,不是吗!不应为任何停留。
可是,那天我看见了,看见了大嫂,看见了我的梦。我清楚的听见了碎裂的声音----那是我的心。
好奇怪的是,我明明听见了自己心爆裂的声音。但是却不知是为谁,大哥!大嫂!

眼中是大哥温暖有力的大手,轻轻的生怕有一丝伤害到他的新娘似的,柔柔的呵护着手心里的宝。眼前的一切变得开始模糊,如笼上一层烟,隔了一层雾。

“五弟,五弟”大哥的呼唤好像来自遥远的太空。我游走的魂终于归位,抬眼迷茫的看了一眼大哥,他眼里的疑问一闪即逝。

我逃也似的离开那间大厅。

从此,我更专心于帮务,更留连于烟花柳巷,使得视我如天人的白凤凰惊疑不已,这个将心系在我身的聪慧女子一定发现了什么。


我又多了一个嗜好:独坐江边,望着滔滔江水,听着柳叶在风中诉说心情!

风儿轻拂着柳叶,柔柔的声音传入我耳:你很烦恼是吗?你用繁忙的帮务来使自己无暇思索吗?你用败坏名声来麻木自己吗?但是,你逃避了他们,逃避得了自己吗?逃避得了你的心吗?

我无语。
长时间的无语。

心又回到了往昔,回到了与大哥并肩作战的峥嵘岁月。
大哥,人间枭雄,有君临天下之气度
我完全折服,我甘愿永远永远跟在他身边,做他最亲近的人
随着兄弟们一个个的离去,我真的成了他身边最亲的人,唯一一个

我永远记得,那时经过一场恶战只剩下我们两个,我受了重伤,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慢慢的浮起,灵魂慢慢的离我而去,就要接近极乐的时候,一双手紧紧地抓住我的手,坚定的语音在我耳畔回响:“五弟,我不会让你离开我,你说过要助我统一天下,我们的大业还没有完成,我不能没有你啊!”

我努力的想睁开眼睛,但是眼皮千金重。
我感觉到大哥弯腰小心翼翼的抱起我,轻柔的,就像一不小心我就会碎了一样,小心翼翼。
接下来的时间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神志清醒了,但眼睛仍然张不开,但我感觉得到:大哥就在我身边。
我感觉得到。

大哥,我想喊他,但发不出声。
这时感觉到一只手轻轻的抚上我的脸,缓缓的。杀惯了人的手也可以这般温柔,这只手顺着我年轻光洁的线条游走,细细的画过我精致的淡如烟的眉,紧闭的眼,玉脂般鼻和苍白失血的唇。
一种从未有过的酥麻由心底漾出。我只想永远这样下去,时间永远定格在这一刻。
忽然,犹如呓语般的声音传入我的耳膜,对我却不啻一声惊雷。
“五弟,你不会就这么离我而去吧?没有了你,我怎么办----这么精致的五官,这么秀气的面容,难道美好的东西都不长久吗?有时,我真分不清你,男人也可以这么美丽吗?如果你是,你是女人,我这一生还有何求呢!五弟,不要离开我,不要。”

随着一滴滴温热的东西落在我的脸上,我陷进一个温暖的怀抱,紧紧地,使我熔化,熔成了水,熔成了烟。我在那一刻深深迷失了自己。原来我的所有付出都没有白费,原来我在他心中是那么重要,原来-----

心灵的剧烈震动被他发觉,他惊喜地叫着我:小五,你终于醒了,小五,我的好兄弟!

我终于睁开了疲惫的双眼,那苍白憔悴的脸,那忧郁的带着狂喜眼眸是我看到的第一件事物。那双眼睛仿佛能融冰化雪,深情地看着我,像看一件失而复得的珍品。

那一刻,他不再刻意的隐瞒什么。

我不知道,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大哥一直守在我身边。

大哥还是我最亲的大哥
我还是大哥最亲的弟弟

可是,大哥又不再是以前的大哥
我也不再是以前的弟弟

一切都变得那么微妙

柳叶飞到我耳边:别想了,这样只能撕裂你自己!
我却宁愿撕裂自己,为她,也为他。

有人告诉我一醉可以解千愁。
但那俗人的方法对我是无用的。我是越醉越清醒,刻骨的痛噬咬着我的骨髓,在痛楚中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从此,我更爱笑了,微笑成了嘴边不经意的装饰。
天下人也更加怕我,怕这个嘴角边挂着淡淡微笑的权力帮大总管,怕这个一笑要人头风度翩翩五公子。

从此,我活着的意义就是:守护着我生命中最爱的两个人。
可是,我分不清,我爱哪个多一些。

我不可能做律香川,只因我心中有爱。
我爱她,更爱他。
我只想,只想静静的守护着他们。
但是,一切都随着那天结束了。

我知道,她怀疑我,他怀疑我。但我发过誓,这是我心底最后的秘密,我一个人的秘密。即使最爱的两个人,我也还要保守我的秘密,保守我最后的尊严。

大哥死了。
尸体躺在我面前,但我知道,他不是,不是我曾经最亲最爱的大哥。我知道,现在大哥在看着我,他对我拭目以待。
可是,大哥,为你而死,何须如此?
我早把自己整个的献给了你啊!

为了那个不是大哥的大哥,我失去了一臂,失去了不输于任何美人的绝世容颜。
使我悲哀又开心的是,我在临死之前看到了大哥,看到了赵姐。
我的面容是不是很可怕,那淡如柳丝的笑容是否早已僵化。
我已不能说话,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舒适。
漫天的柳叶在飞,他们在接我回去。

我还在期待,期待着什么

大哥的话
我在期待着大哥最后的话

“赵姐爱的是你”这句话每个人都听得见。
“我知道,知道你的心,你的心是我的;我的心也是你的。原谅我!”这句话是他贴着我的耳朵说的,只有我听得见。

这一刻,我可以瞑目了。
淡如柳丝的笑容定格在脸上。

我随风飘散。
我会等着他们的。

人间处处柳随风。

评论

热度(1)